首页 »

金婚 | 探访郊区老年妻寻找“幸福秘诀” 没有轰轰烈烈的事,总相信日子越过越好

2019/11/9 8:52:32

金婚 | 探访郊区老年妻寻找“幸福秘诀” 没有轰轰烈烈的事,总相信日子越过越好

长寿老人有共同之处吗?结婚超过半个世纪的老夫妻在处理日常“柴米油盐酱醋茶”的时候有什么诀窍?重阳节来临之际,记者探访了本市郊区的几对老年夫妻,寻找他们的“幸福秘诀”。

 


虽然一辈子平平淡淡,但对生活儿女很满意

 

倪汉良,男,1929年生

黄炳林,女,1928年生

结婚年数:71年

90岁老人黄炳林的卧室床头摆着一张已磨得光亮的木质梳妆台,黄老太每天清早起来,第一件事是拿干净抹布把这个梳妆台仔仔细细擦一遍,擦得看不见一点灰尘。71年前,黄炳林和比她小一岁的倪汉良喜结连理,这个梳妆台是她当年的嫁妆,老两口一直珍藏到现在。“结婚70多年了,这个梳妆台见证了我们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,我们俩都很宝贝它!”说到这里,黄老太爽朗地笑了起来。

 

黄炳林和倪汉良都是崇明堡镇人。1947年10月,两人经人介绍相识并结婚,育有三儿一女,如今家里已是四世同堂。老两口的二儿子、68岁的倪和新说,退休前母亲是上海第三十五棉纺厂的纺织女工,父亲则在崇明本地的一家饮食服务商店工作。“当时母亲和其他纺织女工一样,是‘三班倒’,工作比较忙,有时连睡眠时间都不能保证,我父亲的工作相对轻松一点,对家庭照顾就多一点,带孩子、做家务都没有怨言的。有时候母亲下班回来很累了,要去帮忙洗洗碗、扫扫地,父亲也会去抢着把这些事儿做掉。”

 

尽管已年至耄耋,如今黄炳林的身体依然硬朗,耳聪目明,平时生活起居都能自理,这得益于她的一个坚持多年的好习惯:爱干净,喜欢打扫房间。“别的老人有喜欢打牌的,听曲儿的,养花种草的,我却唯独喜欢打扫房间。”黄老太说,她每天会花很多闲暇时间,把卧房、客厅打扫得一尘不染,自己住着舒服,家里如果来了客人,看了也心情舒畅。

 

89岁的倪汉良则有每天喝酒吃肉的习惯。“父亲每天中午几乎都要呷二三两温好的黄酒,而且爱吃红烧肉,几乎每天都要吃上两三块。平时老两口也比较注意食补,吃的东西不见得有多高档,可以说是粗茶淡饭,但都很养生,红枣、芝麻、鸡蛋等每天都吃。”倪和新说,他父亲以前有抽烟的习惯,后来年纪大了,就逐渐抽得少了,直到前几年完全戒了烟。

 

目前,倪汉良和黄炳林老两口和二儿子倪和新一起住,附近不远处住着他俩的大女儿,每天中午大女儿都会烧好了热气腾腾的饭菜给老两口送过来。黄炳林说:“一辈子平平淡淡,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,但我对生活很满意,对自己的儿女也很满意。平时逢年过节,一大家子都会聚在一起吃个饭,大家其乐融融地聊聊天,这就是我们俩最开心的时候。”

 


每个月要旅行一两次,孩子们是最大的财富

 

陈维高,男,1946年生

何洪生,女,1947年生

结婚年数:50年

“40年前的1978年,我每月工资只有35元,一家人只能顾一张嘴,而如今我的退休工资有4600元,生活水平大大提高了。过去我经常出差,坐的是绿皮火车,环境差,时间长。去年我儿子领着我们夫妻俩去北京旅游,去的时候坐高铁,回来我们坐飞机,那个速度、那个环境真是没话说!在座的老年朋友们,生活太美好了,我们一定要保重身体,再活个30年、40年!”日前,崇明堡镇给辖区内的金婚夫妇们举办了一场集体金婚庆典,72岁的陈维高在庆典上有感而发的这段话,引得底下坐着的老夫妻们连连鼓掌。

 

陈维高家住崇明堡镇正大社区,老伴名叫何洪生,比他小一岁。1968年10月1日,经过一年左右的互相了解,两人结为夫妻。“婚后生活条件十分艰苦,但我们俩不管生活多么困难都是有商有量,勤俭节约、相互体谅、共同持家,几乎没有为家庭琐事红过脸。碰到矛盾怎么办?不要高声大气说话,好好商量,总能说通的。”说到这儿,何洪生脸上露出了甜蜜的笑意。

 

谈到生活幸福的秘诀,何洪生说,她和老伴保持着远超同龄人的旅游频率,经常来一场“说走就走的旅行”,基本上每个月都要旅行一两次。“儿女都成家了,不用我们操心什么,我们俩身体也还可以,有闲暇时间,天天呆在家里容易烦闷,不如出去走走看看。”北京、厦门、青岛、象山……老两口的足迹遍布祖国大江南北。“每次旅行的时间都不会太长,一般都是两三天,有的是我们自己跟旅行社走,有的是儿女帮我们定好了机票酒店,有的是和儿女一起出去玩。”

 

退休前,何洪生是一家工厂里的职工,陈维高原来在一家食杂批发部工作,干过总账会计、干过批发部的主任和书记,和数字、账目打了40多年交道。退休后,陈维高喜欢和邻里街坊们凑在一起打打扑克牌。“老头爱打牌,有时吃完午饭就出去找牌搭子了,说打牌可以保持脑子灵光。不出去旅行时,我就在家织织毛衣、和邻居们聊聊天,日子过得蛮舒服。”何洪生说。

 

老两口有一双儿女,在教育子女上两人没有半点马虎,从小培养孩子们吃苦耐劳的精神,要求他们重孝道、守规矩。如今儿女都已成才,女儿是个工程师,儿子在社区医院工作,外孙女也已参加工作3年,孙女则在今年9月考上了崇明中学。何洪生说,孩子们是他们夫妻俩一生中最大的财富:“现在我们和儿子儿媳一起住,两代人其乐融融,从没有发生过争执。外孙女参加工作以来,每年过年都给我俩发红包,一人给500元。每年中秋,儿子儿媳、女儿女婿都会拎着月饼回家,月饼每年都吃不光。”

 


温顺老太迁就倔老头,重活累活从不用沾手

 

莫福奎,男,1941年生

郁云宝,女,1944年生

结婚年数:50年

嘉定区南翔镇永乐村有一对金婚老夫妻:1941年生的莫福奎和1944年生的郁云宝。用流行语来讲,两人的性格有点“反差萌”:老爷子脾气耿直,甚至有些倔,老太太则脾气温顺。不过,自从1968年结婚以来,两口子不论生活中碰到什么挫折困难都没有“急赤白脸”的时候。“什么叫过日子?家里不是讲道理的地方,碰到事情就是你让我、我让你,相互让一让,什么困难都能过去。”这是郁云宝总结的“幸福秘诀”。

 

郁云宝说,她和老伴都是在农村出生,当年结婚的时候条件特别艰苦,“只买了些鞋子,没有照相、没有烫头,家里就是两间破平房。”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,两个人相互扶持,一路走来到今天。莫福奎以前当过兵,性格说一不二,比较“耿”,郁云宝在很多地方都处处牵就,“有些事情上,老头‘耿’起来了,我从不当面和他顶嘴,笑笑就过了,事后再商量嘛。”

 

不过,莫福奎也有可爱的一面。他是个“刀子嘴豆腐心”的人,总说郁云宝“笨手笨脚”,并且以此为由把家里买菜、扛大米等活都揽在自己身上。“有时候我身体有点不舒服,躺床上休息,老头急得眉头紧锁,想着法子一日三餐给我做好吃的。有时候镇里、村里组织大家外出参观互动,我的包也从来不用自己背,不知道啥时候就被他抢过去背了。”郁云宝笑着说。

 

退休后,老两口热心地参加了村里的多种志愿活动,闲暇时喜欢在家看看书、读读报。回望结婚50年,郁云宝感慨:“变化太大了,很多以前不敢想的事现在变成了现实,日子越过越舒心。我们也要注意身体健康、多锻炼,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!”